数字化转型知识方法系列之二:数字化转型的三大类价值效益

2023-05-16 14:03

企业本质上是一个创造、传递和获取价值的系统。在物质经济时代,企业创造价值的方式是基于工业技术专业化分工取得规模化发展效率,以获取长周期的回报。随着资源、能源和环境的刚性约束的日益增强,全球物质经济发展已经从增量阶段进入存量阶段,单纯的以技术或业务为导向来提高规模化发展效率为主导逻辑的发展方式已经很难适应日益复杂的市场环境。企业需要进一步提升柔性发展和抗风险的能力,拓展增量发展新空间。

图1 企业已进入以价值为导向的数字化转型关键期

当前,数字生产力的飞速发展不仅引发了生产方式的转变,也深刻改变了企业的业务体系和价值模式。企业可以利用新一代信息技术的赋能作用,通过数字化转型实现值体系优化、创新、重构,不断提升存量业务,实现效率提升、成本降低、质量提高的同时,不断获取日益个性化、动态化的价值和新的增量空间,实现新的高质量发展。

价值效益是企业开展业务活动所创造且可度量的经济和社会价值及效益的结果,它既是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出发点,也是数字化转型的落脚点。明确企业数字化转型价值效益“有哪些”将有助于企业建立将价值效益要求贯穿数字化转型全过程的方法机制,稳定有效获取数字化转型成效,实现可持续创新发展。价值效益按照业务创新转型方向和价值空间大小,可分为生产运营优化、产品/服务创新和业态转变三大类。

图2 数字化转型的三大类价值效益

价值效益分类体系给出数字化转型可实现的价值效益参考分类,从生产运营优化、产品/服务创新、业态转变等方面,明确数字化转型过程中不断跃升的价值效益。

图3 价值效益分类体系

价值效益类别一:生产运营优化

生产运营优化类价值效益相应的业务体系本身一般不会有本质性的转变。主要基于传统存量业务,价值创造和传递活动主要集中在企业内部价值链,价值获取主要来源于传统产品规模化生产与交易。生产运营优化类价值效益主要包括效率提升、成本降低和质量提高等方面。在效率提升方面,主要包括提高规模化效率和多样化效率;在成本降低方面包括降低研发成本、生产成本、管理成本和交易成本;在质量提高方面主要包括提高设计质量、生产/服务质量、采购及供应商协作质量和全要素全过程质量。


【T/AIITRE 10002—2020《数字化转型 价值效益参考模型》标准原文,生产运营优化类价值效益主要包括效率提升、成本降低和质量提高等方面内容,本部分节选成本降低部分】

5.2.2   成本降低

成本降低包括但不限于:

a) 研发成本降低,即通过数字化转型,推动产品创新从试验验证到模拟择优,降低创新试错和研发成本;

b) 生产成本降低,即加强人、机、料、法、环等生产要素的动态优化配置,降低单位产品的生产成本;

c) 管理成本降低,即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减少由于人、财、物等资源浪费和无效占用所带来的管理成本;

d) 交易成本降低,即优化交易的搜寻和达成过程,降低产品/服务的搜索成本和交易成本。


价值效益类别二:产品/服务创新

产品/服务创新类价值效益相应的业务体系仍然保持总体不大变,主要专注于拓展基于传统业务的延伸服务,价值创造和传递活动沿着产品/服务链延长价值链,开辟业务增量发展空间,价值获取主要来源于已有技术/产品体系的增量价值。产品/服务创新类价值效益主要包括新技术/新产品、服务延伸与增值、主营业务增长等方面。


【T/AIITRE 10002—2020《数字化转型 价值效益参考模型》标准原文,产品/服务创新类价值效益主要包括新技术/新产品、服务延伸与增值、主营业务增长等方面,本部分节选服务延伸与增值部分】

5.3.2   服务延伸与增值

服务延伸与增值的价值效益包括但不限于:

a) 依托智能产品/服务,沿着产品/服务生命周期和供应链/产业链提供远程运维、在线运营外包等延伸服务,将一次性产品/服务交付获取价值转变为多次服务交易获取价值;

b) 拓展卖方信贷、总承包、全场景服务等基于原有产品的增值服务内容,提升产品市场竞争力和价值空间。


价值效益类别三:业态转变

业态转变类价值效益相应的业务体系通常会发生颠覆式创新,主要专注于发展壮大数字业务,形成符合数字经济规律的新型业务体系,价值创造和传递活动由线性关联的价值链、企业内部价值网络转变为开放价值生态,价值获取主要来源于与生态合作伙伴共建的业务生态。业态转变类价值效益主要包括为用户/生态合作伙伴连接与赋能、数字新业务和绿色可持续发展等方面。


【T/AIITRE 10002—2020《数字化转型 价值效益参考模型》标准原文,业态转变类价值效益主要包括为用户/生态合作伙伴连接与赋能、数字新业务和绿色可持续发展等方面,本部分节选用户/生态合作伙伴连接与赋能部分】

5.4.1   用户/生态合作伙伴连接与赋能

依托在线平台,实现用户的广泛连接和智能交互,以及与生态合作伙伴的业务协同和能力共享,充分发挥用户/生态合作伙伴连接带来的“长尾效应”、“价值网络外部性”,创造增量价值。用户/生态合作伙伴连接与赋能的价值效益包括但不限于:

a) 基于平台赋能,将用户、员工、供应商、经销商、服务商等利益相关者转化为增量价值的创造者,不断增强用户粘性,利用“长尾效应”满足用户的碎片化、个性化、场景化需求,创造增量价值;

b) 充分依托价值网络外部性,快速扩大价值空间边界,不断做大市场容量,实现价值持续增值以及价值效益的指数级增长。


在明确了企业数字化转型价值效益“有哪些”后,企业可依据发展战略中确定的可持续竞争合作优势、业务场景和价值模式,参考价值效益分类体系,明确价值体系优化、创新和重构的总体需求。按照价值效益的需求,推动相关新型能力的协同打造和运用,支持价值创造和传递,实现相应价值的叠加效应、聚合效应和倍增效应。

内容主要来源于团体标准 T/AIITRE 10002—2020《数字化转型 价值效益参考模型》